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阅读分享

如果我步出我的身体,我将/开出花来|诗5首

来源: 作者:萨福 辛波斯卡 更新时间:2018/1/31 0:00:00 浏览:1090 评论:0  [更多...]
[美国]路易斯?格丽克   十二月底:我和爸爸 去纽约,去马戏团。 他驮着我 在他肩上,在寒风里: 白色的碎纸片 在铁路枕木上飞舞。   爸爸喜欢 这样站着,驮着我 所以他看不见我。 我还记得 直直地盯着前面 盯着爸爸看到的世界; 我在学习 吸收它的空虚, 大片的雪花 绕着我们飞旋,并不落下。   柳向阳/     植物的沉默 [波兰]辛波斯卡   一种单向的关系在你们和我之间 进展得还算顺利。 我知道叶子,花瓣,核仁,球果和茎干为何物, 也知道你们在四月和十二月会发生什么事。   虽然我的好奇未获回报, 我仍乐于为你们其中一些弯腰屈身, 为另外一些伸长脖子。   我这里有你们的名字: 枫树,牛蒡,地钱, 石楠,杜松,槲寄生,勿忘我; 而你们谁也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们有共同的旅程。 在旅行时互相交谈, 交换,譬如,关于天气的意见, 或者关于一闪而过的车站。   因为关系密切,我们不乏话题。 同一颗星球让我们近在咫尺。 我们依同样的定律投落影子。 我们都试着以自己的方式了解一些东西, 即便我们不了解处,也有几分相似。   尽管问吧,我会尽可能说明: 我的眼睛看到了什么? 我的心为什么会跳动? 我的身体怎么没有生根?   但要如何回答没有提出的问题, 尤其当答问者对你们而言 是如此的微不足道?   矮树林,灌木丛,草地,灯心草…… 我对你们说的一切只是独白, 你们都没有听见。   和你们的交谈虽必要却不可能。 如此急切,在我仓卒的人生, 却永远被搁置。   陈黎 张芬龄/     我们的姐妹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漫步…… [芬兰]伊迪特?伊蕾内?索德格朗   我们的姐妹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漫步, 我们的姐妹站在水边歌唱, 我们的姐妹坐在石上等待, 水和空气在她们的篮子里 她们称之为花。 而我举起手臂抱住十字架 哭泣。 有一次,我曾象片浅绿色的叶子般轻柔 高悬在蓝蓝的空中。 当时,两把剑在我的体内交叉 一位征服者把我托向他的嘴唇 他的抚摸如此轻柔,我没有推拒, 他把一颗闪光的星星固定在我的额头 离开了泪水中颤抖着的我, 在一个名叫冬天的岛上。   北岛/     幸福 [美国]詹姆斯·赖特   刚从去往明尼苏达州罗切斯特的高速公路上下来, 微光在草地上轻柔地向前跳跃。 那两匹印第安小马驹的眼睛 在友好中变暗。 它们从柳树林中高兴地走出来 欢迎我的朋友和我。 我们跨过带刺的铁丝网,来到牧场上, 它们在这里吃了一整天的草,只有它们。 对于我们的到来,它们激动万分, 几乎无法抑制自己的喜悦。 再次回到家中,它们用力咀嚼着黑暗中的 春天的小树丛。 我真想把瘦小的那匹揽入怀中, 因为它已经向我走来, 挨擦着我的左手。 它的身体黑白相间, 鬃毛纷披到前额上, 微风推着我去爱抚它的长耳朵, 那感觉就像皮肤与少女的手腕接触时一样美好。 我突然意识到, 如果我步出我的身体,我将 开出花来。   张文武/     无言 [古希腊]萨福   她一句话也不对我说 坦白地说,我真希望自己死掉。 离开时,她久久地 哭泣;她对我说: “必须忍受这分离,萨福。 我也不愿离去。” 我说:“走吧,高兴点儿 但是请记得(你很清楚) 你要离开的人儿,她已被爱拴住 “如果你忘了我,想想 我们送给阿芙洛狄特的礼物 和我们曾经分享的爱情 “那些紫罗兰花冠, 那些玫瑰花蕾织成的穗带,缠绕在 你脖子上的莳萝和番红花 “没药树脂倒在你的脑袋上* 坐在软垫上的少女们 她们渴望的一切都围绕在身边 “然而没了我们的声音 没有人唱歌, 没了歌声的春天,没有树林会开出花朵……”   张文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