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童谣:文昌河

来源:海南日报文化周刊 作者:童谣 更新时间:2018/3/20 0:00:00 浏览:1379 评论:0  [更多...]
一早,晨曦从深灰色的云层背后穿过,辐射在明净的蓝天上。文昌河静静的,迎着和煦的太阳,向大海流去,跃动的粼光,铺满了河床。 其实,文昌河也不是一直流向大海的。她紧邻着海,每天随着海水的潮涨潮落,略带浑黄的河水抑或海水,便有节奏地起伏着,悄然流入文昌城的大小河汊,在抵达涨满河堤两边由河水浸泡而成的水位线后,又悄无声息地开始了回归大海的旅程。就这样,她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在海与城之间往返流动,一如淑静的姑娘,坚贞地信守着那份纯洁的承诺。 沿河两岸,一边是沿河栉比鳞次的楼宇,人来车往的街面,充斥着现代文明的喧腾;而河的对面,却依旧是错杂的村舍,疏疏落落地掩在苍翠的椰林下,显得宁静而安详。现代与传统,似乎隔着河水,倔犟地展示着各自的风采。 每天清晨,嘹亮的鸡啼越过文昌河,将古老的司晨曲送到对岸。未几,这边的工地上或沉闷或清脆的机械轰鸣,便应声奏响,很快就由零星单音混成一片雄浑的交响乐,把响了千年的雄鸡晨唱,淹没在嘈杂震耳的巨大声浪中。 城市开发的脚步,似乎在河岸戛然而止,其实不然。曾几何时,沿河两岸已筑起混凝土河堤,永久性的水泥栏杆和花池排在堤的两侧,堤面深红色的锦砖一路铺展,消失在远处沿堤的印度紫檀浓密的绿阴中。溯河西南而上,一座约四十米宽的大桥,横在河面,仿佛正宣告着城市化的进程将跨越河界,将现代与传统连为一体。 沿河继续前行百十米,便到了东风路,文昌河在这里分汊,交成一个三岔口。右边的汊口处,坐落着文昌最老的公园。低垂头顶的茂密榕叶中吊着无数缨络般的气根,掩罩着南洋风格的亭阁,显得清静而幽雅。间或有三五个老者,坐在亭内的木椅石凳上,悠悠地喝着那种带着淡淡药味的老爸茶,闲聊着。那光景,透着一点已经久远的安逸平和的旧时味儿。夜暮时分,园内的空阔处,大妈大爷们照例开始了专属的舞场。在五彩斑斓的光影中,随着流淌的音乐,忘情而执拗地扭动着腰肢,追寻着那河水般渐行渐远的青春记忆。 跨过东风路,上到一条别致的吊桥,食肆、酒楼、杂铺、鞋庄、衣摊、车炉、酒曲、鼠药……一一涌入眼帘。五花八门的小店地摊,沿着文昌河的横汊向两边展去,挨挨挤挤地排满了河岸。走在狭窄的“街”缝中,混于摩肩接踵的人流,一时间竟恍惚触着了儿时的街市印象,心头浮起欣悦,却又夹着一丝淡淡的怅惘。 穿过岸边,那条在地图上找不着、传说中泛着历史遗韵的文南老街,便“闪耀”在眼前。街面上的黑石,古朴而厚重。街道两边的楼舍,形状各异,但清一色地都留着首层的骑廊。文昌是著名的侨乡,千百年世事沧桑,一代一代的文昌人,怀着对远方的希望飘洋过海,下南洋寻找生活的机遇。凭着炎黄子孙与生俱来的勤劳节俭,在当地艰辛地置下一份家业。然而身在异乡,根却在故乡,于是他们又怀揣一颗反哺之心,纷纷在家乡的土地上筑起屋宇。屋在,根就在!无论飘泊多远的船,都被那根柔软而悠长的乡情之丝,始终锚锢在这片温暖而泰然的家乡海岸。年年岁岁,岁岁年年,屋宇一座一座地立起来了,肩比着肩,排挨着排。那形状各异的窗,花式别样的栏,把故乡的印记和南洋的风情凝成一座座独特的建筑,造就了一条极美丽的街。光阴荏苒,岁月剥蚀,这条怀乡的街栉沐着百年风雨,在每天的日出日落中,安静地蜿蜒在文昌河畔。像涨落守信的河水,始终不变地向人们展示着她内在的美丽。 文昌人自古崇文好善,在文昌河两岸方圆仅一里之遥,便散落着文昌阁、孔庙和宏光寺等古老的人文建筑。那斑驳的墙,那瓦檐的草,那一年四季都覆盖在屋脊上的浓浓树荫,那源自绿叶下却声韵幽深的鸟鸣,似乎都在吟唱一首溶化心灵的远久乡谣。千百年的文德熏陶,蔚成了一方淳厚善良的风水,养育了誉满海内外的宋氏姐妹和开国大将张云逸这样的众多优秀中华儿女。 文静温柔的文昌河,成就了悠久的文昌城,也见证了历史与现代的沿革。如今,站在文昌河畔,与文南老街相映生辉的,是近年来飞速延伸的宽阔道路,是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是海边幽静的连片别墅,是高耸入云的卫星发射塔……文昌河边的这座千年小城,正日新月异地向中国最现代化的航天城蝶变! 然而,文昌河,这条温婉而清秀的小河,这条从远古流到今天的小河,却依然波澜不惊,水光滟潋,在明净的蓝天下静静地流淌着,一直流向远方的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