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孔见:九百年后的致敬

来源: 作者:孔见 更新时间:2018/3/25 0:00:00 浏览:1801 评论:0  [更多...]

尊敬的各位诗人、朋友们:早上好!欢迎大家到我的家乡来做客。我原以为是让我来坐台,聆听大家高论的,没想到要说话。但在这个会场上,主持人的话语权必须得到尊重。那我就说点什么吧,如果说得不对,或者不好,想必大家可不会怪我。这样,我也就可以轻松地说话了。 这个活动的主题是“向海南致敬”,的确,海南岛有许许多多值得致敬的事物,但这个题目首先让我想到的是我光荣的祖先。公元1127年,金国的铁蹄践踏了北宋的首都,开封城狼烟四起,我的祖先,大宋三品文官肇周,带着他的家族一路逃亡,爬山涉水。他们先后到了临安、福建、潮汕等地,随行的族亲陆续落籍安家,但他和亲弟肇文没有停下漂泊的脚步。他们最终登上了一条小船,将身世托付于浩渺的烟波。经过多个日夜的颠簸,小船摇摇晃晃地划进了清澜港,在红树婆娑的八门湾靠岸。他们在一个叫做观霄的村子落户下来,成为海南邢氏的渡琼先祖。他们被先行到达,已经在岛上生活二千年的黎族同胞称为“美”(即客人的意思)。如今,这个氏族子孙遍布全岛各地,人数达十几万人之众。清明节在肇周、肇文公墓前跪下的,是汪洋一片。当然,出于某种的纪律,我并不参与宗族的活动。 近顺着时序递算下来,我是海南邢氏二十七代子孙,考虑到第三十代子孙都已经成家立业,考虑到我不是一个尽孝的子孙,称我为二十七代祖宗也不为过。所以,在座的诸位要给这个祖宗一点必要的尊重,毕竟我背后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家族,有十几万人之众啊。能不能现在就来一点掌声,算是向海南岛上古老家族的致敬?谢谢! 在接应岛外客人的场合,我曾经不止一次代表海南岛向客人致意。有了九百年历史的铺垫,我觉得自己具有了这样资格。我是土生土长的海南人,出生在莺歌海角上一个叫做丰塘的村子,那是离海口最远的角落,比天涯海角还有天涯海角。记得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经常独自一个站在长着野菠萝的沙岗上,眺望云天苍茫的大海。尽管有无数的水鸟在我头顶飞翔舞蹈,但我觉得这世界上那些严重而辉煌的事物,都在离我而去,心底缠绕着一种被遗弃的情绪。我不能理解肇周公当年的选择,为什么把子孙从历史中心的皇都抛到一个孤岛上,成为天涯沦落人?这种情绪伴随我走过了不少的岁月,在整个青少年时代,我都保持着一种眺望与投奔的姿态,内心漂泊不定。我觉得自己一刻也不能在原地停留,必须越过沧海,抵达彼岸,回到先人出发的地方,才能死得其所。实际上,不惟是我一个人有这样的心理。在海南岛的许些地方,都曾经建有望阙亭,那是专门为眺望中原和皇都而建筑的。李德裕当年就经常登临亭台,并且写下了这样的诗句:“独上高楼望帝京,鸟飞犹是半年程。青山似欲留人住,百匝千遭绕郡城。”这种眺望的姿态,和生活在他乡的情绪,在众多被流放的谪臣中,相当普遍,包括苏东坡、胡铨等。在从中原迁流到岛上的家族子弟的胸中,也萦绕着同样的情怀。 一九八八年初,当我正在五指山腹地的南圣河边苦苦思考一些哲学命题的时候,云端传来了海南建省办特区的消息。接下来,成千上万的人像鸟群一样,从大海对岸的各个地方飞过来,投奔我脚下的土地,在椰子树下寻找生存的方向与出路。对于他们而言,我的海南岛具有诺亚方舟的意义。几乎可以说,它们是沿着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当年走过的路南下的,所不同的是他们被称为闯海人,而我倒成了被海闯的人了。他们的到来让我想到了自己光荣的祖先,而接下来海南岛上发生的风起云涌的变化,足于证明祖先的先见之明。他们是更早的闯海者,为海南未来的发展作出了深远的铺垫。 发生在三十年前的历史事件,大大地改变了海南岛的命运。这个天高帝远的边缘岛屿,在国家实现历史跨越和民族复兴的时刻,被赋予特殊的身份与使命,推到了改革开放的前沿,作为一艘探索航线的船只驶向未知的海域。三十年间,海南岛从一个令人避之不及的贬谪流放之地,成为令人神往的居住地和旅游目的地。在人天关系濒临崩溃、一座座城市沦陷于生态灾难,在越来越多的地方被认为不适合人类居住的时候,它以洁净的空气、璀璨的阳光、蔚蓝的大海与葱翠的山林,构成了童话般的家园,让人魂牵梦绕。黄昏之后,站在琼州海峡的此岸的西秀海滩,我感到整个世界都向我打开,所有的云彩都向我涌来,所有的星星都向我照耀。我最需要做的,不是张皇眺望和四处投奔,而是伸出自己的怀抱,敞开自己的胸怀。 这一伟大的历史转身里,隐含着许多值得感戴与赞颂的事物,其中就有海南岛的先人。三十年之后的今天,我更深地领会了先人的良苦用心。他们和更早就先行到达的黎族祖先一起,用耕读传家、甚至刀耕火种的方式,守候着这座绚美的岛屿,维护着和谐的人天关系,保护它难以自弃的天生丽质。这些祖先都是值得致敬的,而大自然亿万年积累下来的遗产,是海南岛最为珍贵的家底,是人民银行仓库里的黄金,谁都不能糟蹋。而作为子孙,我们应该铭记祖宗的嘱托,光大这份遗产。 在座的诸位,你们说是吗?  2018年322

注:本文由海南日报编辑处理后刊发在3月25日的“海南文化周刊”上。网址如下: http://hnrb.hinews.cn/html/2018-03/25/content_8_1.htm
附: 编者按: 今年4月,我们即将迎来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 回首往事,我们每一个人的命运与特区建设的进程紧密相连。我们在与特区一起成长中的体验感怀,在街头巷尾遭遇或旁观的一段生活插曲,或是社会富有亮光的瞬间画面,都是极为珍贵的镜头,它们都见证着海南的发展。 为纪念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本版今起推出《天涯飞歌》专栏,让我们将这些时光滤不去的、我们心底最柔软的记忆写出来,以最具纪念仪式感的白纸黑字来储存。年华再老,你文字里的激情不会有半分褪减,它们将是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纪念册里最鲜活的部分。    栏目要求 1、内容:书写和记录海南建省以来的社会变迁、发展成就、人物故事、自然风貌等。 2、体裁:散文、诗歌、歌词、画作(散文2000字以内,诗词30行以内)。 3、投稿作品须为原创,并未经发表。 4、投稿信箱: hnrbzpb@163.com,注明“纪念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专栏作品”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