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张培胜:贴在时光里的书签

来源:海南文化周刊 作者:张培胜 更新时间:2018/3/25 0:00:00 浏览:1559 评论:0  [更多...]
岁末,收拾书房,从一本书中掉出几片五颜六色的书签,让我眼前一亮。看着小小的书签,顶上还系着红红的丝线。眼前不由地浮现出读书时的场景,那时,守着一本书看,书中就有一张带着清香的书签。累了,便把书签放在看完的章节。轻轻地合上书,那小小的书签便贴在书里,刻下我阅读的痕迹,露出那红红的丝线在外头,为书倍增一份温馨之感,我与书告别,也与书签轻轻说“再见”这种与时光有关的告别,总是刻下成长的记忆,留下缕缕芳香。 书签,最早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当时称为“牙签”。这种书签,是用竹片制成的,每当读书人看到卷轴中非常重要的地方,就会在书的一端插上“牙签”,以方便之后接着查看。当卷轴书改成折装以后,书签的用途就更大了。它的取材有用牛骨薄片的,也有用厚纸板的。读书人把平时很少翻阅的书籍,叫做“未触牙签”。宋朝以后,读书人对书签越来越讲究,有时就会手写一些座右铭之类的句子在书签上。 读小学时,我喜欢书签,喜欢书签上面写的诗词警句、名人格言和装饰图画,还带着清清的芳香,闻起来真有些魂不守舍的感觉。学校门口有个小卖部,里面有许多书签卖。我和小伙伴经常在一大堆书签里挑选自己喜欢的书签。我喜欢李白的诗,对书签上有李白的诗,我当然会买下;对一些励志的名言,我选择的不多,印象最深的就选了一张带有“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的书签。书签上部有个小孔,小孔间系着丝线,红的最多,也有蓝的、黄的,根据自己喜爱了,我喜欢红色的多些。刚开始接触的书签是厚纸做的,在书中插来插去,容易磨损。后来,市面上有塑料做的书签,这下好了,书签不易磨损,自然深受大家喜爱。 我一直觉得好书应该配好书签,刚买了一本好书,我就迫不及待去购一张好的书签,为的是配上好书,自然是好上加好。妈妈说,“书签有那么重要吗?关键是书吧。”我解释,“有书签,似乎书就有了开启之门,书与书签相互映衬吧。”有一天,母亲告诉我,“就一片树叶,一朵花,也可以是书签呀。”母亲的话提醒了我,捡来漂亮的树叶和花朵,红的,黄的,蓝的,放进书里,久了,叶子枯干了,书签也成了,放进书里,顿然带着自然的清香,书签的魅力也彰显了。后来,我找来厚纸片,按书签大小剪成片,再在片上写上我喜欢的名言,再配上简单的图画,涂上不同的颜色,绘就别样的图画,片上钻个孔,用丝线穿上,一张小小的书签便做成了,看上去比较笨拙,但却是我的劳动所获,心里别样的喜欢。 上初中时,还自作主张给一个女同学送一张自己做的书签,那个女同学说特别喜欢,我自作多情以为她喜欢我。后来,我主动给她送小礼物,约她出来玩,但结果以失败告终。青春萌动的爱的火花熄灭了,女同学告诉我,“只是喜欢你的书签而已。”当时,我痛哭一场,把做好的书签全部烧掉了。女同学得知我的做法,也深深自责,主动向我示好,我们成了好朋友。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没有爱情的甜蜜,但我们有友情的融洽。大学毕业那年,事情有了转机,我和女同学的关系,从友谊升华成爱情,她送给我的礼物,便是当年我送给她的书签,还是那个笨拙的纸片,那个承载希望的书签。时光过了将近十年,它依然还在,并且成为我们爱情的见证。书签会老去,但爱情不会老,会随着时光走远,而更加弥足珍贵。 如今,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电子书成了大众阅读的新宠,纸质书少了,书签也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但书签传承的文化基因,书签携带的优雅和美丽,一直镌刻在中华民族的血脉里。到书店购书,偶尔看到书中夹着书签,我便对这本书产生莫名的喜欢,细读,还是我喜欢的书,果断买下。书签的清香,细腻的图案,上面写着富有哲理的话语,给我的读书生活增色,给孤独的生活一片光亮。 时光渐老,岁月渐远。可是那些书签长久生长在记忆里,时不时涌现出来,留下缕缕回忆,丝丝念想,如花一般,始终绽放,永远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