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梁娥:阳光灿烂的日子

来源:海南文化周刊 作者:梁娥 更新时间:2018/3/25 0:00:00 浏览:1802 评论:0  [更多...]
那年夏天,一个蝉鸣树绿的日子,我第一次走进他的家,第一次见到了公公。公公是个苍老而慈祥的老人,不会听普通话,更不会讲普通话。我的到来,他很是高兴,笑容一直挂在脸上。他们一家都说临高话,我一句都听不懂,要想知道他们说什么,只能靠爱人翻译。一个普通的家庭聚会,弄得像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会谈。 后来,我们结婚了。结婚后,我们住在城里,公公婆婆住在村里。他们会经常到城里来看我们,每次来,都会带上自己种的各种好吃的蔬菜。公公是个种菜好手,人又勤快,直到八十岁还在挑水种菜,他种出的冬瓜最大的有几十斤重。由于语言不通,直到公公去世,十多年的时间里,我和他竟然没有语言交流过一次。每次带小孩回到村里,他总是笑得合不拢嘴地与婆婆摘菜弄饭,饭菜上桌后,不停地用手比划,要我们吃这吃那。他到城里,又总是迈着蹒跚的脚步,一刻不离地跟在刚刚学步的孙子后面,气喘吁吁、老汗浃背。 日子就在一个个阳光灿烂的夏天里流走,儿子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我们工作都很忙,该由谁来接送又成了一个问题。 这时的公公已经年逾八十,竟然自告奋勇地担当起了接送孙子的任务。每天,他早早起床,牵着孙子的手一起下楼,刚上幼儿园时,儿子不肯待在学校,只要老人一离开,便哇哇大哭,弄得全班都不能上课。为了孙子不哭,年迈的公公只得每天都站在教室的窗口,孙子上课时,时不时地转头看看窗口,只要爷爷在,他就会安心上课,不再哭闹。老人一站就是一个早上。后来,孩子也渐渐地适应了学校生活,老人可以不用在窗口站了,他会坐在学校的那棵古树下,静静地等着放学的孙子一起回家。 渐渐的,孙子长大了,而公公却更加衰老了。大一些的孙子在上学的路上不再喜欢由脚步缓慢的爷爷牵着走了,而是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不一会儿,就和老人拉开了一段距离,爷爷只能着急地在后面喊着,这时,孙子便会停下脚步,站在原地等爷爷。爷爷赶上后,他又蹦跳着往前跑,祖孙二人就这样,在无数个阳光灿烂的日子,猫抓老鼠般地走在上学、放学的路上。直到有一天,爷爷怎么也赶不上孙子的脚步了。 儿子小学快毕业的那个夏天,劳碌一生的公公病倒了。躺在床上的他气若游丝,我们守着他,问他想吃什么,他总是摇头,后来爱人告诉我,病重的公公最想做的事是听临高木偶戏。公公是临高人,一生坎坷的他中年时为了生计来到儋州谋生,从此便离开故土在他乡成家,生育后代,辛勤劳作,在人生的终点,听听家乡戏,该是排解内心那片深藏于心的乡愁吧。在我的记忆中,家乡的木偶戏是公公的最爱。他的家乡在临高县一个很有历史的古村。村子很大,全村人都是一个姓。村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村口古榕树下的大舞台,平时,闲暇的村民聚在这里说古论今,若是节日和红白喜事,就会请县里的木偶剧团来演出。我也曾看过这样的场面,每次演出,全村人都是倾巢出动,欢天喜地,台上演的人嬉笑怒骂,像模像样,台下看的人津津有味,品头评足。公公虽然没有文化,但对临高木偶戏里那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悲欢离合很是熟悉。听爱人说,有时为了看一次临高木偶戏,在交通不方便的年代,他常常会走上一天的路赶回去,每一台演出,都从头看到尾,回到家来,还绘声绘色地说给婆婆听。在向婆婆描述时,公公那双浑浊的眼睛瞬间会露出孩童般的天真。可惜,由于生活的拖累,公公能回去看木偶戏的机会并不多。 那天,顶着满身的阳光,我跑遍了那大所有的音像店,也没有找到临高木偶戏的带子,最后,特意开车去临高县城买回了几盒,装进录音机,插上耳机,送到公公的床头。公公就在咿呀婉转的临高木偶戏里,走完了他漫长而清苦的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