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望坡居士与醉美琼中(4)

来源: 作者:叶传雄 更新时间:2018/4/14 0:00:00 浏览:821 评论:0  [更多...]
望坡居士与醉美琼中(4   琼中县上安仕阶附近的清代摩崖石刻,它犹如被人丢弃在荒山中的宝玉,一直以来不被外人发现、欣赏。但是,自从望坡居士的诗歌《访五指山清代石刻》发表后,它一下子就传遍神州大地,成为骚人墨客茶余饭后的话题了。三年来,全国骚人墨客提及此景此诗的人甚多,但我因百事缠身很难一一作答。近日有余暇,我便写了下面这些文字,就算是答复各地骚人墨客的提问吧。 0一二年四月十五日上午,著名学者、诗人望坡居士与我们几个文友兴致勃勃地观看了位于琼中县上安乡仕阶村附近的五指山清代摩崖石刻群。《琼中县志》记载,仕阶村摩崖石刻群位于五指山和汤匙岭之间东面的大岩石上,距仕阶村一点七二公里,面积一二三乘三点七0厘米。横书楷体阴刻,每字大八十乘六十三厘米。上款有“大清光绪十三年春”,每字大十乘十厘米,下款有“钦差大臣太子少保督办全琼军务钦州冯子材志”,每字七乘七厘米,书法浑厚,气魄雄伟。在“手辟南荒”周围二十米内,有“一手撑天”、“百越锁鈅”、“巨手撑天”等石刻多面,均为冯子材僚属所勒。观赏之后,诗人便创作了《访五指山清代石刻》一诗。全诗如下: 巨石卧水万千年,风痕悲壮苔痕鲜。林深唯有鸟兽知,山高无路补苍天。 一朝儒将开荒芜,抚顺百峒黎民安。仰望五峰矜功业,大书一手擎苍天。 从此几块补天石,聊伴风雅镇南关。望坡自幼好奇观,得识琼中俊士颜。 相携崎岖考古迹,花香阵阵水潺潺。鸟声更随风声啭,秀峰含羞入云端。 涉水踏石看刀刻,以水洒石辨涣漫。大字数尺笔刚健,小字端整记其年。 岂唯史家堪证史,气度浑朴惭书坛。兴致方浓忽兴叹,山气袭袭云翩翩。 人生常常如此石,才高每落草莽间。寄语山中山外人,光阴一去不可还。 真宝要须真知者,莫使真宝隳荒山。 读完全诗,可以这样说,诗人是在走访仕阶石刻群后,有了感触,且夜不能寐才写下这首感叹人生的诗章的。 那么,诗人是怎样观石刻而感叹人生的呢?我们一起来跟着诗人的思路去欣赏这首诗吧。 从“巨石卧水万千年”到“聊伴风雅镇南关”为诗的开头。诗起始就交代石刻的由来,开门见山,深情依遒劲笔力自然流露,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从“望坡自幼好奇观”到“气度浑朴渐书坛”为诗的第二层意思。这里,诗人一是说他和当地有情有义的人一起来到深山考察古代石刻,沿途看到一些美好的景象:微风吹绿原野且带来阵阵花香,不远处有一条河水正向东而去,发出潺潺的响声,令人心旷神怡。随着清风传来百鸟的叫声是多么抑扬动听,那秀美的五指山峰见远客到来也像黎家少女一样害羞地躲入彩云中去了。无疑,这些景象是秀丽而灵动的。诗人这样写,是为下面赞美石刻做好铺垫,即沿路景象美而后面的石刻就更美了,在写作方法上这叫做绿叶衬红花之意,太奇妙了。果然,诗人以白描手法大赞石刻之美:“笔刚健”、“端整”、“气度浑朴”,其艺术水平是后世书坛名家无法超越的。在诗人看来,这里的石刻是无价之宝啊!如果诗写至此结束的话,那么此诗也不失为一篇写景抒情的佳作。但是,诗人没有就此收尾,这就是优秀诗人的不同凡响之处。 从“兴致方浓忽兴叹”至最后一句为诗的结尾部分。这里,诗人由眼前的“山气袭袭云翩翩”之变化,将笔锋一转,感叹世上一些有真本事的人才(即“真宝”者)还像这石刻一样被遗忘在大山中。“人生常常如此石,才高每落草莽间”,此二句诗虽明白如话,但却是诗人观古今之感悟,那慈悲心肠、心系家国之情怀由此可见。当读至此二句时,我都心有同感,发出叹惋之声。因此,“寄语”以下四句,诗人才大声呼吁:执政者要胸怀宽广,公正无私,为国为民,要善于发现人才,更要爱惜人才!语意双关,真情感人,很是耐人寻味。 全诗由远及近,层次分明,语言自然、灵动,情感真挚,“句中有余味,篇中有余意”,典雅而韵致,结尾寓意深远。我想,这是诗人经过艺术追求、不断努力而达到的令人难忘的艺术效果啊! 记得,那次访问仕阶摩崖石刻群,我们直至下午一时半才恋恋不舍地返回。在车上,望坡居士兴奋地说,真想不到琼中深山老林中还存有这一处古代景观,其风景之美,石刻之奇,令人叹绝。一同走访的谢晋颀先生接过望坡居士的话说:“望坡先生说得太好了。但是,我们地方政府有关部门做得不好。大家看到的,像这样很有旅游观赏价值的景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好的保护措施,这怎么能让人放心呢?建议地方有关部门及时建好围栏,加以保护,不留给坏人以破坏之机。”望坡居士和我们都竖起大拇指,表示同意谢晋颀先生的建议。 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深山观宝玉,心情无比高兴,借此喝上两杯,吟诗高歌,此乃人之常情也。回到上安乡时,已是下午二时半,人人饥肠辘辘,我们便在当地农家饭店用餐。一会儿,见酒菜上齐,我就举起酒杯说,为了今天能顺利地观看美景,也为了那句“好事成双”,大家先干两杯。真个是,“好”声盈耳,酒香阵阵。两杯下肚,人人都说感觉很好。谁知,上安乡的向导此时酒瘾上来,他看准我和望坡居士,逐个敬酒。如此这般,我和望坡居士喝下多少杯酒,已不记得了。只可惜,我们有李白之爱好,却没有李白之酒量。半个小时过去,我借方便之机,就到外边一个安静之地小坐。也许是酒喝得太多的缘故,加之山风吹拂,我便开始小吐起来。须知,酒后小吐不止,这人是很难受的。一个小时后,我看见望坡居士也偷偷出来,走进卫生间,好久才出来…… 第二天醒来,太阳已爬上东山之巅。 在用早餐时,望坡居士告知其昨晚也是呕吐了。虽然如此,望坡居士还是很愉快的,他说:“这次访问上安清代摩崖石刻,全方位观赏美景,零距离感受石刻之艺术,可谓收获甚多。高兴之余,酒多而大醉,但从中可印证黎族人民之热情好客,我对黎族人民的好感又增进了一层。” 收到望坡居士诗歌《访五指山清代石刻》时,我很是高兴,当即诵读三遍。 诗中通过把石刻喻作宝玉,深切地寄托作者的爱惜人才的家国情怀。那俩诗句“真宝要须真知者,莫使真宝隳荒山”,给人以无尽的联想和深刻的启示。这是一种忧患意识。这种意识肇源于个人与社会、理想与现实、存在与发展之间的矛盾冲突,表现为对个人命运、社会现状、国家前途的理性担当。从这一点上看,我觉得,诗人是一个在和平时代仍不忘睁开眼睛看世界、看隐患、看危机的人;这样的人,才是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栋梁啊!在此,我要特别感谢望坡居士,他像苏东坡一样,在诗词中带给我们无尽美感的同时,能展开联想,寓理于情,道出了人生中最平易也最深奥的哲学内容,创造了最奇美、最生动的风景。 夜晚,我于灯下细读望坡居士大作,我们携手深山观宝之情形历历在目,遂作诗一首,诗题为《伴望坡居士考察仕阶摩崖石刻并序》。就把此诗当作此文的结尾吧。全诗为: 壬辰春,余与谢晋颀、王方海、王世权等人伴望坡居士至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上安乡仕阶村附近考察清代摩崖石刻群,见五指插天,林木葳蕤,野草莽茂,绿水长流,石刻完好,喜极而作此诗焉。 大 清 摩 崖 刻,琼 中 仕 阶 旁。一 手 撑 天 遒,百 越 锁 鈅 苍。 小 径 勒 石 怪,巨 手 擎 天 狂。山 路 伏 蟥 蝮,奇 绝 现 南 荒。 仁 俦 望 五 柱,半 显 半 云 藏。或 曰 黎 处 女,客 至 躲 而 惶。 万 泉 河 源 处,树 密 水 冰 凉。望 坡 怿 勘 探,春 送 琪 花 芳。 巨 石 卧 清 溪,瑶 草 盈 山 冈。鸟 兽 山 中 喧,仙 兰 诱 情 郎。 粗 榧 傲 然 立,宛 若 一 栋 梁。高 朋 悰 留 影,神 鹰 低 空 翔。 午 后 觥 筹 交,千 杯 又 何 妨?人 人 成 醉 翁,岂 止 为 酒 香?   0一八年四月十四日于黎母山下      作者简介:叶传雄,海南省琼中黎族苗族自治县人,黎族,字含章,号黎山处士。海南省long88龙8娱乐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已在《诗刊》《中华诗词》《海南日报》《今日海南》《海南农垦报》《海口日报》《三亚日报》《海南民族》等报刊上发表诗文200多篇。有个人诗歌集二部和主编的诗文集二部行世。现为海南省楹联学会理事,琼中民族文化学会副会长,琼中县long88龙8娱乐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