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在海口吃火锅

来源: 作者:张浩文 更新时间:2018/4/15 0:00:00 浏览:187 评论:0  [更多...]
      记得刚到海南,听说这里也吃火锅,不仅瞠目结舌。 在我的印象里,火锅应属北方的专利。每年深秋初冬,天气渐冷,有亲朋聚会,即使在有暖气的宾馆酒店,炒菜摆上桌面片刻也就凉了——此时火锅就派上了用场,恰好这个季节羊肥狗胖,它们攒好了膘准备过冬呢;也因为天气转冷,腥羶隐而不发,正好宰杀了下锅。 北方火锅,汤要饱,味要浓。舀一盆水,抓一把盐,再将辣椒面哗哗啦啦撒进去搅匀成糨糊状,待水沸腾,满锅红浪翻滚,把剁成块状的羊狗猪肉倾将进去,小煮片刻,即可食用。此时肉香汤辣,再佐之以大碗小碗的烈性白酒,直吃的得人们心烧脸热,大汗淋漓,这不仅逼退了季节的寒气,而且还有大补的奇效呢。如有人腰酸腿疼、头晕眼花、发落齿摇、肤黑皮糙,倘能在入冬之季吃上这样几次火锅,定会肉到病除,汤下体健。 北方火锅的兴盛,当与气候的寒冷有关,不信你夏天到北方吃火锅,别人一定认为你有毛病。三伏天这不是火上加火吗? 可海南终年赤日炎炎,竟然有火锅! 初到海南,上街去转悠,太阳炙烤得人头皮发麻,可放眼望去,街道边一溜两行,全是火锅,食客云集,生意火暴,真是匪夷所思! 看来火锅并非如我所见,为北方人独享,“口之于味,有同嗜焉。”老祖宗的话没错,只要是好吃的,那我们肯定是人不分南北,地不分东西了,就一个字:嘬! 但无论如何,我对在海口吃火锅还是心有余悸的。后来有朋友来请,盛情难却,只好硬着头皮慷慨就义。第一次吃得很悲壮,第二次吃得很谨慎,第三次渐入佳境,第四次就吃得十分凶猛了,眼不旁骛,嘴无闲言,筷子把牙齿和锅沿敲得叮当响。以后朋友不请了,我不得不自己掏腰包打边炉,浑不怕火上浇油,五内俱焚——对此物竟有些恋恋不舍了。 海南的火锅,自有其特色。首先是一年四季,长期不断,何时想吃都可如愿,不像北方有季节的限制;其次是食料丰富,海陆杂陈,除了北方人视为火锅上品的羊肉狗肉牛肉猪肉之外,还有五光十色的海鲜海味可供选择。大鱼大虾北方即使有,那也是贩运过去的,有这里新鲜吗?再说了,那价格也不是一般人可以随便消受的。最惬意的是,当吃完一锅肥嫩油滑的海鲜之后,立刻有一层绿莹莹的青菜漂浮在汤面上,让你的会餐有一个清爽的了结。要知道在寒冷的冬季,北方基本上是萝卜白菜当家了,大棚种植的鲜嫩蔬菜当然有,可价格会提醒你不敢放口大吃,而冬季正是海南的蔬菜旺季,青菜便宜得跟青草差不多了。 海南火锅的吃法也可以花样别出。要气派,当然是去高档的宾馆酒店,那里环境幽雅,餐具讲究,服务员漂亮,这自不必说了,可我觉得更好的去处是大排挡。理由一是自由畅快,二是经济实惠。当夜幕垂临万家灯火之际,海风送爽,暑气尽除,在海口大街小巷婆娑起舞的椰子树下,到处是香味飘荡的小食店,不过此时店主们的生意已不限于室内,而是在习习凉风中摆出一排排的简易桌凳,把一个个烧着木炭的小泥炉架在上面,招揽着东来西往的游人。人们禁不住香味的撩拨,就身不由己地落座。如果有几位脾气相投的朋友聚会,这里是再好不过的所在。在这里你可以无所顾忌,由窃窃私语到大声喧哗,甚至于高声叫骂也不必介意。热了你可以脱衣服打赤膊,只要不脱得一丝不挂,没有人指责你有伤风化。如果喝醉了也不大要紧,只管身子歪倒便是,海南天热,绿草成茵,既不必担心摔伤,也不会轻易着凉;如果到聚会结束还没有醒来,就招呼一辆三轮摩的过来,几个人抬了扔将上去,呼啸一声,扬长而去。 在海南,如果有朋友登门拜访,要留客人吃饭,最方便的就是打火锅。若是提前有准备尽可以大操大办,琳琅满目烩一锅,显示了主人的豪爽与阔绰;如果是不速之客,让人措手不及,也不必为难,可因陋就简,逮住什么煮什么,鸡块鸭块连筋带骨很有嚼头,特能消磨时间,且让客人慢慢去磨练牙齿;萝卜土豆剁碎煮熟也十分可口,比忆苦饭强了百倍;假如万幸还有豆腐,就一股脑倒将进去,一锅货真价实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大功告成。如果实在是没什么可煮了,也有办法救急:抓一把黄豆扔进汤中,让朋友一颗一颗数着吃,朋友那锱珠必较的专注神态也很感人。 我就用这种黄豆火锅打发过不少朋友,他们吃过之后都赞不绝口,说这种火锅内容少而精,设计别出心裁,堪称海口火锅一绝,就是让人吃了意犹未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