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海南的五月

来源: 作者:李焕才 更新时间:2018/4/15 0:00:00 浏览:937 评论:0  [更多...]
  海南是一个燃烧的岛,五月燃烧得更旺。 海南的五月美丽且独特,它不像初春时轻风飘飘烟雨绵绵使人愁思,不像秋天时凉风呼啸黄叶飘零让人悲怅,也不像冬天时北风呼呼寒气凛冽令人发怵;它给人的是光明艳丽和灿烂,使人激动振作和兴奋。 海南的五月不是春之终曲,也不是秋之序歌,而是将春天的旋律推向最高潮。春天刚到的时候,已经开始酝酿五月,那时山野、田畦上抹着一层淡淡的绿色,其间点缀着点点红黄白紫,到处已是明媚秀丽,但还够不上烂漫热烈;只有绿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浓,渐渐变成墨绿,点点红黄白紫也变成遍野姹紫嫣红,缤纷艳丽的五月才编织出来。此时,放眼四望,在田野的葱绿里,凤凰花在树上燃烧着火焰,小叶桉擎着一树繁密的浅黄,鸡头花在山坡上泛红披紫,山菊花在田野里播洒金黄,荷花在水塘中绽开粉白,到处飞英撒霞,一片绚丽斑斓。 海南的五月,是一个丰盛成熟的时节。春天播下希望的种子,用不着等秋天的到来,五月便神奇地把收获提前奉献。五月一到,小菽、花生、绿豆、冬瓜、西瓜、南瓜都可以收成了,早造水稻在田野滚起一浪浪金波,人们正唱着丰收的歌儿在挥镰。山野上也正是熟果飘香,绛红色的荔枝,灰褐色的龙眼,青里透黄的芒果,一串串一累累挂满枝头;硕大的菠萝蜜悬垂在树丫上,溢出诱人的香味;椰子正汁盈肉嫩……只要啖一颗荔枝,咬一口芒果,吃一粒菠萝瓤,饮一杯椰子汁,便可以品出五月的馨香,陶醉于五月的甜蜜中。 五月的海南也是一个繁忙的耕耘时节。早造水稻刚收割,田野里仍弥漫着稻谷的芳香,土地又被翻开,新的种子随着一把把汗水洒下,埋入那松软的泥土。秋花生、秋番薯、赤豆、晚造水稻就是这个时候播种。在明晃晃的阳光和热烘烘的海风把全部热情和抚爱倾洒中,它们生长得很迅速,很旺盛,秋天一到,又奉献出一次新的丰盛的收获。那时你会感念五月的辛勤、慷慨和热情。五月的天格外湛蓝,蓝得高远深邃,五月的云格外洁白,白得明净鲜丽;五月的阳光格外明亮,亮得灿烂热烈。在蓝天、白云和阳光下的大海,显得无比浩瀚壮阔。大海像一片无垠原野,汹涌的浪涛像起伏的山峦,奔驶的征帆像驰骋的骏马,翱翔的海鸥像纷飞的花絮。海边激浪撞击的礁石,岸上迎风舞动的椰树,在五月里也分外奇伟壮观。竞渡的龙舟最得五月的神韵,这是渔工们阳刚之气的宣泄和奔放情怀的展露。它搏出大海的力量,赛出大海的雄威。 五月的风无比浩荡和浪漫。它从大海那里吹来,在海面上狂奔急驰,与浪涛搏击绞杀,把大海闹得汹涌澎湃之后,它又追逐着浪波,把海浪逼向岸边的礁崖,发出一阵阵有节奏的“嘭隆——哗”巨响,像迎春的鼓点震撼着海岸。接着,它又浩浩荡荡地一路狂歌着扑向山野、坡地、田畴、村镇去,田野被卷得荡红泛绿。家家户户早已打开窗户,迎候海风的到来,迎接它把大海的气息,把一片惬人的凉爽送到,再托付它把炎热带走。 雨在五月里潇洒而又神秘。它急急的来,又急急的去,来去匆匆。开始时,天空仍然明朗,阳光仍然灿烂,忽然间飞来一片黑云,雨水便在一阵雷声助威中铺天盖地的倾泻下来。屋顶和屋边的树林变成一把巨大的琴,雨粒劈哩啪啦的弹奏着,奏起一曲动人的交响乐,使人感到心舒意畅。阵雨去后,留下一片空阔明媚,空气清新湿润,没半点尘埃,暑气被驱赶得无影无踪,山野、田园、村落被洗得明净秀丽,大地显现一片蓬勃的生机。 五月里虽然骄阳似火暑气逼人,但森林里却是一个恬静舒适的世界。火辣辣的阳光从碧空喷射下来,到了树林上,便被摇曳的树叶把蒸人的热气扇掉,森林里永远拥抱着一股凉爽。摘下一把树叶,铺在林间的草地上,慢慢地躺在树叶上,抓来一根甜草咬在嘴里,仰望疏影婆娑的树枝,心里自然生发出一种陶然自得的情致。此时站在枝头上的鸟儿啾啾啾向你撒欢,躲在草丛中的野兔诡秘地悄悄窥视着你,小虫在你身边窣窸蠕动似是对你耳语,松鼠快活地在树上攀爬跳跃犹若和你逗乐,你无不感到神情已融入大自然的美妙中。 五月把酷热和浩荡留在白天,到了夜晚,却显得无限温柔和甜美。倘若你踏着迷蒙的夜色走在乡间的道路上,便领略到一种醉人的神韵。月亮高高挂在空中,淡淡的月光轻柔地飘落在山坡上,萤火虫在你身前身后纷飞游荡,整个山乡宛若一幅朦胧的画,山风把轻如游丝的凉气荡来,山野的气息、野花的芬芳随之拂来,沁人心肺,润人肺腑。树上的知了鸣了,鸟儿唱了;田野的蝈蝈叫了,青蛙鼓了;叮当的泉水幽咽流泻,把回荡在山里的情歌流过来,使人如醉如痴,使人无不惊叹夏夜的多姿和迷人。 清晨是五月里最妩媚柔情的时刻。当山鸟的鸣叫声随着轻飘飘的晨风透过窗帘,把你从甜梦中吵醒,你拭一拭惺忪的眼睛,倚在临山的窗口,深深吸一口气,一股经过田野净化,晨露滋润的凉气扑面而来,溶进你的五脏六腑,使你心舒神爽。氤氲的薄雾萦绕在林间,似飘荡着缥缈的轻纱,柔和的朝晖穿过树林的叶隙,透过幽幽的雾霭,疏疏落落的洒在挂着晶莹露珠的草地上,露珠五彩纷呈,稍许又化作一缕轻烟消溶在阳光里。这时,野草、绿叶、鲜花像刚睡醒似的,懒洋洋地渐渐舒展着,尤其是半睡半醒的含羞草,像初出阁的闺女羞涩涩的慢慢张开她的叶片,整个大地沉浸在一片静谧和温馨里。 海南人在五月里,受到阳光的沐浴,海风的洗礼和山花的陶冶,心绪格外亢奋,情怀格外奔放,热情格外高涨。那些戴着太阳镜急匆匆地奔走在街头的行人,似是在追赶时代的步伐;那些撑着小花伞悠然地漫步在椰树、胶林下的姑娘,仿佛在采撷彩色的花环;那些在海边追波逐浪捡拾海贝的孩子,犹若在捡拾明天的梦;那些摇着葵叶扇在大榕树下哄小孩的老人,却在讲叙鹿回头的传说、椰树的神话、五公祠的历史、海瑞的故事和东坡书院的笠屐图。最浪漫的是那些在万泉河边洗澡的女人,她们把火一样的青春融进那凉爽的河水中,在水里嬉戏打闹,飘出一阵阵撩人的笑声歌声,让欢乐浮漫在那盈盈荡荡的碧水,回旋在山间峡谷。 啊,五月的海南本身就是一首诗,一首由山丘、湖海、江河、田野和村镇谱写成的诗。诗中有海口的街景、五指山的峰顶、天涯海角的礁石、洋浦港的巨轮和热作“两院”的胶林;有黎胞的简裙、渔夫的船桅、工人的锤声、农民的锄头和边防兵的绿军装。诗的行间奔涌着阳光、浪涛和椰风的激情,也流泻着花香、月光和情歌和韵律。值此烂漫的五月,在这片热土上的海南人正用生命的最强音奏起时代最热烈的乐章! 啊,五月的海南燃烧得最火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