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跪饮文化的母乳——《海南民歌精选系列》序言

来源: 作者:孔见 更新时间:2018/4/17 0:00:00 浏览:212 评论:0  [更多...]

人外在的生活,倘若没有没入忘川之水,作为事态兴许会被记录下来,编入方志野史,为后世所传闻;但他们内心的生活,经历崎岖坎坷、峰回路转之后,被激发起来又挥之不去、刻骨铭心的情感,只能通过脱口而出的咏唱加以宣泄与抒发,并在天空遥远的回响里,让心灵回归于平静与澄明。对于经历了人世太多沧桑的人,你可以把他扔进牢狱,却不能够阻止他歌唱。发自内心的唱叹是生命不可窒息的呼吸,而对于和歌者有着相近遭遇的人来说,传唱便成为抚慰心灵的方药。与方志和野史不同,民歌记录的是一个地方心灵的真实,洋溢着生命的渴望,又蕴含着对命运的体谅,是相当有效的和解剂,具有极强的慰藉力。它是地方文化土壤里的有机成分,或者说是地方文化生态中最基础的部分,氤氲着浓郁的地气,参天的大树就是从中获得滋养,才成就其荣茂的姿态和高迈的气象。对于生于斯、长于斯的人来说,民歌是他们精神生活的一种方式,是文化上的母乳,在某种程度上奠定了他们情感的基调,并长久影响着他们对生活经验的整合与转化,以及面对命运各种可能性时的抉择,进而参与到灵魂塑造与人格建构的过程里来。在琼南民歌苍凉旋律中成长的本人,可以作为这种判断的一个举证。民歌又像是一条蜿蜒的河流,古往今来,迂回婉转,跌宕起伏,汇聚着无数无名氏荡气回肠的和声,浇灌人们内心饥渴而荒芜的土壤,并在深夜里抚慰着那些无告的灵魂,让生活中发生的一切变得可以接受,甚至欢欣鼓舞起来。 民歌在海南话中被称为土歌、山歌、渔歌等。记忆中,海南岛辽阔的天空下,到处都回荡着唉唉呀呀的旋律,和呢呢哝哝的口语相映成趣,是人们日常交流的方式。尤其是人群密集的地方,说话已经没有人听了,只能扯开喉咙放声歌唱。有的地方,不善咏唱的人,算是半个哑巴、三等残废,要娶上中意的媳妇十分困难。从掌握的资料来看,海南岛各个地方、各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民歌,只是到了近世,琼北地区由于琼剧的兴盛,民歌腔音渐渐低落下来,不再为后人所传唱。而在黎族地区、琼南地区和岛西北一带,民歌像迎风飘摇的芒草,在苍茫的乡野间保持着强劲的生命力。各种节日庆典与忌日里,都有民歌的旋律响起。今天,黎族民歌、崖州民歌、儋州调声与山歌、临高渔歌哩哩美,成为海南民歌的四大主流。黎族民歌和儋州民歌属于山歌的类型,声调较为陡峭;临高哩哩美属于渔歌,声调清亮而明快;崖州民歌则流衍于山海之间的平原地带,调声显得深沉、舒缓而感伤,如泣如诉。它们彼此风格不同,但神韵与意味俱足。儋州调声的旋律,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手舞足蹈,跳起欢快的迪斯科;但崖州民歌的咏叹,会把人唱趴在尘埃里爬不起来。四大主流民歌至今都拥有着大量的咏唱者和爱好者,是海南岛非物质文化中四朵娇妍的奇葩。其中蕴含着岛民宽仁醇厚的德性、开通明达的智慧与流光溢彩的想象力。 民歌属于口头文学,口耳相传,但也有地方文人对之进行记录、整理、传抄,甚至进行创作、改编,形成民间歌本,在坊间流传。一个时期以来,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四种民歌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抢救与保护,有的地方还编辑出版了不少的卷本。迄至今日,民间自行印刷与政府部门资助出版的歌本,数量已相当可观。然而,这些歌本普遍使用的是方言,里面充斥着假借和谐音的别字,佶屈聱牙,外人几乎无法卒读,在现代汉语言体系里难以流通,只供当地人自唱自和,这不能不说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有感于此,作为一个省份权威的文学专业性团体,海南long88龙8娱乐有责任组织队伍,对这份珍贵的人文资产进行整合提炼,让其能够登上大雅之堂,为其他地区和语言体系的人们所认识与接受,从而释放出它内在的光华。当然,这种整理和提炼,对于当地方言与普通话的通兑转化,疏浚某些文化阻滞与隔阂,必定起到不可忽略的作用,近似于内湖与外海的沟通。此外,也为地方文化的研究,提供相对可靠的参证文本。 此次选定参与编辑整理的,都是在四大主流民歌区域里具有相当代表性的作家。在某种程度上,他们都是所属方言区的文化代言人,深具人文情怀,以继承与光大本土文化为己任。我们希望通过这次系统的整理,让人们更加充分地认识到海南岛文化植被的深厚,以及内在难以自弃的天生丽质,并从中得到滋养与熏沐。同时也希望这项工作,能够对海南四大民歌的传扬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激荡起澎湃而璀璨的浪花。 是为序。                               2018年2月1日荷风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