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人文快讯

中国网络文学进入现实题材新时代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作者:庄庸 王秀庭 更新时间:2018/5/4 0:00:00 浏览:718 评论:0  [更多...]
映照了中国青年创业创新,关于奋斗、梦想和追求的《南方有乔木》已经上映。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并明确要求:加强互联网内容建设;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不断推出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精品力作。 党和国家第一次将“现实主义题材”单独作为一个顶层设计提倡的互联网内容建设、文化产业和内容创作与生产的方向与重点,必将对中国网络文学当下的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带来重大影响——中国网络文学正在进入“现实题材”新时代。 从年度排行榜到推介优秀作品 现实题材的国家导向 在十九大第一次将现实题材作为国家倡导的创作方向大势影响下,现实主义成为中国网络文学“主流化”的年度旗帜和风向标:以主旋律为基调,中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开始出现“重点主题、基层写实和重大题材”蓝海领域创作和生产引导机制体制。 首先,反映革命、建设和改革开放40年史,以及两个100年奋斗目标、中国梦、四个讴歌(讴歌党、讴歌祖国、讴歌人民、讴歌英雄)的“严肃”现实主义作品,成为中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年度重点主题。如2017年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入选作品:wanglong的《复兴之路》、骠骑的《诡局》、丁行的《秋江梦忆》。又如房忆雪的《宿北硝烟》等。阿耐早在《欢乐颂》之前就创作完成的《大江东去》,将于2018年底IP化为电视剧,这些作品或许将引爆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的现实题材潮流。 第二,开始成批出现笔触下移、侧重基层写实、讴歌平凡英雄,于无声处听惊雷的“基层英雄”写实主义作品。如:乔雅的《心照日月》、卓牧闲的《朝阳警事》,常书欣的《第三重人格》,以及舞清影521的《明月度关山》等作品。尤其后者讲述美丽倔强的支教老师在山乡成为留守儿童孩子王的故事,关注了留守儿童、山区支教老师以及军人基层扎根这些现实主义问题。 第三,在风起云涌的时代潮流、大气磅礴的中国故事、平凡见奇的人间生活之中,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为融合的轴心,聚焦社会、现实和家庭矛盾,创作出符合大众审美的新主流现实作品。如,清扬婉兮的《全职妈妈向前冲》,人参胖娃娃的《二胎之战》等作品。 第四,融合中华民族优秀的文化基因和精神内核,在中华文明创新性传承之中形塑当代中国人的精神和生活的“传统”现实主义作品。如,漱玉在《歧黄》中讲医道,易人北在《牧九歌》中展现传承千年的家传刺绣绝学,夜蔓在《林深终有路》中弘扬濒临失传的“疆绣”。 第五,出现“现实主义重大题材”的创作和生产引导型作品,为网络文学的创作,提供了风向标的作用。中国作协将齐橙《大国重工》列为2017年重点作品扶持项目,将玄蓝狐《大国重器》列为2017年全国网络文学重点园地工作联席会议重点作品扶持选题名单,可视为在网络文学工业强国流基础上,开创大国重器“现实主义”重大题材和蓝海领域的重要风向标。 我们有理由期待,网络文学会在此后数年,成为“现实主义重大题材”的重要潮流。 从顶层设计到基层创新 网络文学主流化的发展逻辑 从国家顶层设计到基层创新,中国网络文学现实题材的倡导、创作和生产引导机制体制,渐成雏形,并经历了三个维度的渐变和飞跃。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大势是“主流化”,发展“生态”被重塑;而主流化的旗帜,就是倡导现实题材。 第一个维度,“主流”评奖评选、推介推广和评论评价,以“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推介活动”和“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为代表。从2015~2017年,它们均已连续举办3次,越来越多的现实题材作品被推上潮头浪尖,不少作品成为行业的标杆,已经成为主流评奖评介的重要标尺。如小狐濡尾的《南方有乔木》是首部无人飞行器题材的商战言情小说,同名电视剧今年已经上映,映照了中国青年在中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时代的奋斗、梦想和追求。被推介的现实题材作品还包括风之烛的《锋刺》、英霆的《大荒洼》、疯丢子的《百年家书》、辛夷坞的《我们》等。 第二个维度,“主题”优秀网络文学创作、生产引导机制体制,以中国作协持续数年重点作品扶持和上海市新闻出版广电局与阅文集团联合举办“中国网络文学原创现实主义作品征文大赛”为代表。 入选作协重点作品扶持的有:尼卡的《忽而至夏》、冷秋语的《眼科医师》、牛莹的《投行风云》、吉祥夜的《听说你喜欢我》等。入选第二届网络原创文学现实主义题材征文大赛的作品有:齐橙的《大国重工》、机房里的猪的《重生之跃龙门》、榕之子的《造车》等作品。 第三个维度,中国网络文学区域发展的“XX模式”已成格局。以一南一北——华语网络文学双年奖为核心的中国网络文学浙江模式和中国网络文学+大会为核心的中国网络文学北京模式——为代表,探索和实践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创作和生产引导机制与体制已经提上轨道。 浙江连续2届举办“华语网络文学双年奖”,评选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创办《华语网络文学研究》,开设首个中国网络作家村,成立中国网络文学研究院,一系列组合拳打造了良好的生态系统基础。北京市连续三年“向首都读者推荐优秀网络文学作品”,同时对“大运河文化”主题网络文学重点选题进行项目孵化,对推动供给侧改革,切实引导网络文学单位“加强现实题材创作”,作了有益尝试。 从作品IP化追风口到时代造风口 网络文学现实向的变化轨迹 2012年十八大开启新时代至今,主流化、IP化、次元化成为中国网络文学发展的“金三角”——中国网络文学“现实向”的发展方向,成为将这三大力量联结起来的关键纽带,进一步推动网络文学“现实向”的下一波潮流:从跟着IP化追风口,到时代造风口。 第一,“IP化”加速了中国网络文学大众化、流行化和主流化的进程,也造成了现实化、社会化和时代化的趋势,特别是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IP化”三大趋势(头部IP、垂直精品、小而美题材),进一步推动网络文学更加“现实向”的下一波潮流。重直、细分、精控生产的“现实向”分众类精品,开始成为IP化稳定且可持续的内容创生和类型潮流。 如由于《战狼2》的燃爆,热血军事文再度兴起,现实向军旅题材文学作品,成为非常强劲的题材和类型潮流,涌现出如纷舞妖姬的《中国特种兵之特别有种》等作品。又如两部口碑大爆的网剧《白夜追凶》和“悬疑神作”《无证之罪》双峰并立,助推中国网络推理剧迅猛发展。它们预示着刑侦推理类型文的三个重要新向标:一是从“刑侦”到“罪案”小说;二是从“案件推理”到“社会问题”,越来越触及真实的社会矛盾和现实问题;三是“小说孵化影视剧罪案IP”的单向度路径,正在转向影视剧反向定制、同步孵化、贯通泛文化娱乐全产业链/全价值链进行PGC(专业内容创作和生产)的新机制体制和新模式。 第二,形塑特定类型、阶层、群体、社群、世代、性别和地域等的自我意识、族群认同和价值取向,并制定其文化生活准则的新需求,正在倒逼传统类型文,探索和实践更加现实向的内生动力。 如女频文就不停地在“人设+职业+情感”金三角重组上下功夫,并在都市生活和穿越架空中不停地转换地图,但都指向“现实性”。一是“新职业”成为网络小说类型化和人设的开发重点;二是从纯粹的“职场商战文”,向“行业和产业文”提升;三是出现“技术流”的写法:从狭隘的职场晋升,到专业知识;从个人化的技能提升,到整体化的工匠技艺为核心要素……“技术流小说”成为网络小说类型文热点。男频工业文中“技术流”已经成为细分类型,女频文中的技术流尚正孕育之中。 第三,从热点话题、社会现实,再到时代感,网络文学原创现实类题材格局逐渐开阔,出现和传统严肃现实主义嫁接,并葆有网络文学基因的“融合”现实题材作品。 聚焦社会、现实和家庭等热点话题,以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期盼为轴心,于平凡见奇的人间生活之中,求真、求善、求美。如从唐欣恬的《恩将求抱》到蒋离子的《糖婚》,为80后的婚恋状态和现实问题划上句号;千紫的《我的月供男友》、真真水无香的《资深少女的朝九晚五》等作品,则因为反映90后的青春和婚恋问题,成为IP化的新宠儿。 在此基础上,出现了一批侧重传统社会现实主义的边缘、底层和草根生存境遇矛盾的写实型作品,如:中秋月明的《草根石布衣》、方小九的《老侯的滴滴生活》等。甚至出现了直面社会问题和尖锐现实,自带网络文学基因(如“爽点模式”)但又试图与传统现实主义嫁接,萌生与传统批判现实主义接续文脉又创新发展的网络社会现实小说,如:Sunness的《第十二秒》、紫金陈的《长夜难明》、priest的《默读》、骁骑校的《罪恶调查局》……这些作品触及了诸如当下更尖锐和深广的社会问题与矛盾。 从现场感走向现实感,从社会问题走向时代问题,原创网络文学正在开始以自己的方式重建“时代感”。譬如重生于改革开放40年,时代成为烘托主角的背景,有争斤论两花花帽的《我的1979》、庚不让的《俗人回档》等作品。又如,以生活为原型,直接匹配时代,小人生大时代同步,纪录整个时代的风云变迁,纪实生活的艰难和坚韧,小桥老树的《侯沧海商路笔记》是代表作。以及,基于网络文学自身特质,嫁接两个不同时代(特别是抗日战争和当下改革开放两个时代),形成强烈的对比和映照,让人珍惜当下美好的生活和现实——这成为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现实类题材强化时代感的突破和创新点,如赵熙之的《夜旅人》等。 幻想内动力让网络文字映照现实? 网络文学的“核心基因”是小说“映照”现实,到底是什么让网络文字映照现实生活,如此有力量?是幻想。 中国网络文学20年,想象越是天马行空,构建起来的世界越是虚幻、超现实和不可思议,作品便越是贴近生活、贴近实际,切中人生和生存状况的真实,并保留着现实主义所必备的批判意识、人文关怀以及建构的力量。 网络文学基于社会现实而又试图超越日常生活的“增强”现实主义元素,成为孕育并催生出本年度新兴“类型文”潮流的第一动力引擎。 这是指网络文学以当代的社会现实和日常生活为背景与原型,但又通过网络文学特殊的“金手指”基因(如穿越、重生、架空、异能、系统等),“增强”年轻人对现实矛盾、真实生活、生存状态甚至人生价值的认识、理解和抉择,甚至启发中国人思考和探索国家发展、民族复兴和人类命运等深刻的现实话题。(下转第6版) (上接第5版) 这两年间,从飞卢到起点、晋江等网络文学网站,直播,荒野冒险,食谱……以下关键词成为这种新兴题材的标签:到野外探险,寻找大自然的美食,同时玩系统直播,成为娱乐明星。“飞卢直播娱乐文”甚至引爆潮流。 第二,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信息、科技和产业革命,在“幻想”现实文字的主流基石上,正在重构我们对现实的本质与架构的理解和观念,催生网络文学“虚拟”现实哲学,探索新的表述和故事。且“作品为世界立法”,反向介入和干预现实生活、时代发展甚至整个人类“深度科技化前景”中生存发展、哲学思考和终极人文关怀。 事实上,从“直播文”到“荒野文”,这种从“现实生活”到“虚拟世界”的直播流,在近几年几乎席卷了整个网络小说。“无限流”是完全由互联网催生的新类型文,可以说是最能代表网络小说“网络性”的新文艺酷儿。“直播”则可以说互联网时代最有特色的网络“文艺”类型。因此,《无限恐怖》《绑架全人类》这两部“开创时代”之作,揭示了网络文学的互联网革命“基因”——从“社会”现实主义到“增强”现实主义,再到“幻想”(虚构)现实主义和“虚拟”现实主义……这几者之间的“融合与建构”成为王道。 第三,基于实际的想象和虚构,对现实与趋势有重要的研判与预判意义,能够影响、重组甚至建构未来的现实和发展走向,具有可持续的“建构现实主义”的发展潜力,成为网络文学新的增长极。 从《中国石油咽喉战》(2004)到《国家意志》(2015)、《永不解密》(2016)、《铁骑尖兵》(2018)……网络文学内部其实一直在孕育着一种新的创作方法和理念:基于对过去、当下和未来的研判与预判,与现实同步或略为领先,进行指引。 对未来最好的预测,就是去创造。基于对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分析、研判与预判式写法,或许会孕育一种全新类型的文艺作品。我们将其命名为“建构现实主义”——因为它能帮助我们建构现实和未来。 网文新时代三大发展新范式及趋势研判 2018年,中国网络文学亟需新的“发展新范式”。 首先表现在,生产力解放,以ABCQ(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量子技术)为代表的新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在进一步改变网络文学商业、产业甚整个行业的形态、业态和生态系统,为其带来解决发展瓶颈、寻找新增长极,制造新造星模式、创富神话和估值空间的无穷变数。 因为科技发展,在2017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担当重要角色的直播流、系统文,都催生出了“新物种”:传统网文“无限空间主神、随身老爷爷、脑内绑定”等系统设定,已经不能满足大开脑洞的新需求,而科技发展新形式,使得网络文学衍生出了位面直播、下载APP等直播流、系统文新分支;特别是比直播更广泛深入群众生活的手机APP,成为网络小说新兴潮流的“新锐主角”。如新人作者皆破的《宠物天王》、拉棉花糖的兔子的《我开动物园那些年》等。 第二,中国网络文学20年发展史,是双核驱动:互联网技术革命和年轻世代迭代运动。将这双核驱动连结起来的轴心架构,却是男频文、女频文二元基本结构中的性别政治。 21世纪以来,网络文学W概念股的变化,及其背后女性身心灵成长的变革与分裂,始终围绕着一个轴心:女性争权运动——诉诸于各种权利甚至权力资源的赢取。需求和供给处于严重的不匹配和失衡与断裂状态,这是W概念股的真正变量。从网络文学到整个泛文化娱乐全产业链,需求和供给之间有一条庞大的接触点轨迹,每个接触点都可能是超级IP、爆款和现象级产品可能被制造出来的引爆点。如女频言情文“情感金三角”,以三大基本“情感核”为支撑点,就体现了权力之争失衡、均衡、再失衡的动态变化:甜宠;双强,即男强+女强,构建势均力敌的爱情;三是日常向——日常态、生活化、社会类情感构成内核心。从20172018年,男强女强“双强”霸屏,但甜宠卖萌仍然是网文“主流”,日常向情感成为新兴潮流。情感核的变化轴心,就是女性的自我意识与权利之争。 第三,年轻的力量,人口周期运动中的年轻世代更迭与需求升级。三大势(大势、趋势和时势)叠加,以90后、00后为主体的“九千岁”,正成为泛文艺娱乐全产业链的“主流新受众”、新一轮重大科技与产业革命周期中的“新人类世”、新时代新文艺重构国家奋斗文化的“强国世代”。 他们迥异于前次世代的受众(如趣缘社群)、需求(如审美驱动和专业粉丝群体舆论权、话语权和文化领导权之争)和造梦机制(如创造权、贡献力和成就感),正在倒逼整个泛文化娱乐全产业链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IP化从头部内容、垂直细分到小而美反向定制精品孵化、创作与生产机制体制的创新与变革。 特别是,在中国青年的亚文化(燃文化、爽文化、萌文化、丧文化)和国家(强国文化:从大国崛起到文化崛起)之间,重构中国青年强国世代“国家奋斗文化”,成为整个国民文化潮流和趋势。这将改变整个政治、商业、文艺和泛文化娱乐全产业链的生态系统版图。 如自起点网络作家寒门的《奶爸的文艺人生》成为“爆文”之后,一大堆奶爸流作品潮流出现:美食奶爸,文娱奶爸,硬汉奶爸,超级奶爸、二次元的异界奶爸……这仍然是基于幻想“增强”现实的作品。但2018年,“强国世代”的提法成为主流,直接逼问内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4亿中国青年成为“下一个伟大时代的中国主角”,他们将众创出一部什么样的中国故事、时代作品、世界超级IP 现实题材或将成为新一轮的造风口。“文运同国运相牵,文脉同国脉相连”。新时代,新发展,直面社会实际需求并适应整个时代未来发展趋势,中国网络文学亟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特别是创新并提供高质量供给,解决效率问题,其落脚点必然在于强化顶层设计的思路、逻辑和智慧,对接人工智能、虚拟现实等新一轮重大科技和产业革命,以及90后、00后等“强国世代”的迭代升级,推动每一个中国人特别是4亿中国青年成为“下一个伟大时代的中国主角”,众创中国这部正在形成而尚未完成的“网络”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