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最新发表

颜小烟:灵魂师者

来源:海南日报海南周刊 作者:颜小烟 更新时间:2018/9/10 0:00:00 浏览:471 评论:0  [更多...]

下这个题目的时候,仿佛时间一下子倒退到了二十几年前,那时的我刚刚遭遇了人生的第一个滑铁卢,极不情愿地带着考试失利的情绪踏进了琼文中学的大门。我被分在全校闻名的尖子班中,之所以全校闻名是因为带领该班的班主任是名号响当当的陈福鸿老师,据说该师雷厉风行,手段极高,所有的问题学生一提他的名号就会闻风而逃。 初来乍到的我一直沉浸在忧伤的小情绪中,已经完全回忆不起第一次见到班主任时的情景,只记得他喜欢穿中山装,满脸堆笑,说话的声音特别洪亮。每次把方程式洋洋洒洒地写满一黑板之后,总会回头轻巧地把粉笔头扔进粉笔盒里,一点都没有传说中那种令人闻风丧胆的样子。他给同学们尽量争取相对安全的学生宿舍,关心每个学生的衣食住行,每晚熄灯之后,他都会在宿舍楼下巡逻,如若看到哪间宿舍还有人点着蜡烛看书,他就会用连续不断的咳嗽声加以警示,连续三年,从不间休。 他浑身仿佛总有使不完的劲,除了披星戴月地批改作业之外,他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守护学生上。每个清晨,当同学们踏着第一缕阳光走进教室准备晨读时,班主任早已气定神闲地坐在讲台上等候了;每个午休,当同学们偷偷跑进教室准备写作业时,又会突然惊觉班主任还在专心致志地给个别同学解题;每个傍晚,当同学们赶在夕阳的余晖散尽之前走进教室准备复习功课,依然会发现班主任已早早坐在教室后排,看着学生们笑而不语。 风风雨雨的三年,班主任从未缺席。全班人数最多的时候是99人,直到毕业,许多同学相互间还从未说过话,可班主任却能对每个人了如指掌。打架的,谈恋爱的,厌学的,勤奋刻苦的……他一并关注,从不落下任何一个人。 记得刚到这个班时,我由于成绩排名不高,便赌气般只顾没命地学习,对任何事物都持着不理不睬的态度。班主任会经常跟我们谈天说笑,常年不休地把上一届学姐学长立为我们的榜样。经过半个学期的刻苦学习,初一第一学期的段考成绩排名出来了,我不由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后来父亲笑称,初中的六次家长会,他都是在班主任的赞美声中度过的。班主任最怕我们懈怠,每次给我们解题的时候,总不会忘记给我们讲许多激励性的话语。三年初中,我用自己的努力为班级捧回了数学、物理、化学全国竞赛的几个奖项,毕业那一年还获得了几个征文比赛的奖项,班主任什么话都没说,只是一如既往地想着如何给同学们安排填志愿,但我知道,他的内心一定是欣喜的。 事隔多年,每当我想起中考过后,语文老师(我们更喜欢叫他“书记”)特地跑到家里劝我报考文昌中学时的情景,就会想起当年父亲的坚决,以及班任循循善诱的教诲。工作之后有一年,我写了一篇名为《会文,用青春记取你美丽的容颜》的随笔发表在《海南日报》的副刊上,那是我第一次用文字记录了那一段曾经的时光,结果被“书记”无意中读到了,他还专门打电话给我说文章写得虽好,但依然少了思想的光辉。不知为何,那时就特别想给班主任打电话,想问他最近几年过得好不好。可翻遍了家里所有的角落,都没找到班主任的联系方式。 但每次和同学们闲聊往事的时候,我还是会控制不住地想起那时的时光:年少的我们坐在黄昏的教室里一道又一道地解着数学题,班主任洪亮的声音在教室里清晰地响起,教室楼下的那棵凤凰树开得红艳艳的,像一把把燃烧的火焰,衬着火红的霞光,把班主任的脸映得酡红酡红的,如今让人回忆起来竟有了点醉醺醺的感觉。 如果说老师是灵魂的一盏指示灯,那么班主任就是我见过的最能诠释这一概念的人。他永远饱含着工作的激情,兢兢业业地把情感渗透到了学生的方方面面,让每一个被他教过的孩子都能蒙受恩惠,在喧嚣尘世中找到自己前进的方向。 前段时间,“书记”到我们学校视察,我们小聊了一会,他说:“你啊,终究还是走不出命运的牢笼,决定命运的毕竟是自己的性格。”我笑了笑,不置可否,我知道“书记”每次见我都会觉得特别惋惜,但或许我的性格在多年之前早就被班主任摸透了,他知道我喜欢偏安一隅,愿意对命运妥协。所以,他只是用他的言传身教默默地告诉我如何去当好一名真正的灵魂师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