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长盛衰歌(二篇)

来源: 作者:冯泽谕 更新时间:2018/10/6 0:00:00 浏览:1818 评论:0  [更多...]
       ■长盛衰歌   缘起缘散终归烬,九幽长歌落寞生。 他是长盛国帝君,君临天下的他,却并无后宫三千佳丽,只令一人母仪天下。 她是长盛国后,九璇族女,乱世华裳,她冒天下之大不韪,背弃母族,嫁入皇宫,世称九璇凤后。 那一年,凤凰花开,她跪在宫殿之前,眼泪随着雨水被冲刷而下,她并非因为帝君纳妃如此,只因帝君一纸令书要将她赶出皇宫,死生不复相见。 大雨之中,新纳妃子穿着一身华服,身后跟随着众位仆人,眼前的人,就如同雨中仙子一般,她闭上双眸,曾经的自己,也是如此,妃子向着她走了过来。 你可知道,帝君为何不要你? 红颜易老。 妃子自问自答的笑道。 旋即,便走了开去。 你离开吧,帝君是不会改变主意的。 大雨之中,弥漫着妃子傲慢的声音,她不知道,自己与帝君相濡以沫十数年,为何要如此毅然决然的将她赶走,明明已经约好,待凤凰花开之时,他便带着自己游走天下,可是如今凤凰花开了,他人却又在何方…… 大雨滂沱,惊雷阵阵,她被迫着被赶出了这座宫殿,母族不要她,连曾经被自己视为整个世界的他,也不要自己了。 孤苦伶仃却得他人救济。 他是一个进京赶考的书生,一脸清秀,与他是那样的相似,后来的他,一朝酒醒中状元,便成了当朝宰相。 我可以八抬大轿娶你入门。 不必,我有心爱之人,我在这里守着他就好。 你为何如此固执,你已经等了他三年了。 她微微抬起头,望着雨过天晴后的碧蓝天空:就算是三十年,又能如何。 我能给你你想要的一切,从此往后,你就是一品夫人。 她微微笑道:不必。 后来,乱世再现,兵入城门,帝君杀掉妃子后悬梁自尽。   依旧是凤凰花开,她穿着一身朴素的衣服,走入这片废墟之中,曾经的皇宫,早已不复存在,连他的气息,也难以在寻找到一点点。 书生拖着疲惫的身子走了过来。 她转过头,看着眼前的书生,凤凰花开满了他身后的废墟。 你回来了? 她点了点头:我来看看他。 书生的脸庞之上渐露出一丝欣慰:三年之前,他早就知道,会有今日一战,所以才将你赶出皇宫,也才托我照拂以你,将你娶进府邸,将他忘却。 他一生,只有你一人,那些妃子,他也从未染指。   凤凰花开,缘起缘烬,她闭上双眼,其实她何尝不知道,发动战争的,便是自己的母族,身为九璇族女,为人类所染指,母族怎可能将他放过。 他从了天命,却终究忘却了,我是九璇族女,能够逆天改命。 他舍弃长盛国千万人民,只愿换你生,如若你逆天改命,只会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又能如何,我只愿他重生。   那一天,依旧是大雨滂沱,世间的一切都在被不断冲刷,她化作凤凰花,守护在他的身边。 帝君,您……还要我吗?妃子的身上依旧是一身华服。 你走吧,皇宫之中再容不下你。帝君淡然说道。 凤凰花林,帝君看着眼前成片的红艳花朵,无奈笑道:终究是死生不复相见……”     ■忘川繁花   忘川繁花名彼岸,奈何桥边孟婆殇。 那是我的故事,那也是我燃尽千年岁月换来的所谓情真。 答应我,忘川河旁,再见音容。 我犹然记得,那个安静的下午,我遣退了所有人,床榻之前,只留你一人。 我看着你点了点头,细碎的长发披在瘦弱的肩膀之上,此刻的你,是那样的温柔美丽,我笑着闭上了双眼,那一次,我没有眼泪。 可是如今,轮回十载,你又在何方。   别再等了,她不会再来了。苍老的声音在我的身后响起,我转身看着走过来弓着脊背的熟悉人影。 我笑了笑,眼泪却不自觉的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她会来的。 孟婆走到我的身旁,奈何桥下,汹涌奔流的忘川河中,挣扎着千万魂灵,他们,都是选择摒弃轮回,受尽无尽痛苦,只为能够再见当时伊人。 她早已弃绝凡尘,幻身为仙,即便你再入轮回,也难以寻她踪迹。孟婆拄着拐杖,转身离去。 为什么要告诉我。我的声音有些嘶哑了起来,回头望着停下脚步的孟婆,漆黑的大地之上,没有一丝的生机,在我眼前的整个世界,都是那样的死气沉沉。 我守了这奈何数以万年,看尽人间凄离苦别,小伙子,你可知道,何为奈何。孟婆淡然说道。 我没有说话,只听孟婆用她苍老的声音:奈何奈何,终究是无可奈何,小伙子,我告诉你吧,奈何桥一头是天界,如若你与她还有缘分未尽,自然会走向天界。 孟婆说完,便不断蹒跚着步履向前走去:我被困在这里数以万载,成了灌输那些魂灵,使他们忘却前世今生的工具,如若可以,我也愿再入轮回。 我的眼神逐渐坚定的向着奈何桥望了过去,牛头马面,黑白无常,不断的押解着一个个凶恶的魂灵从奈何桥之上走过,桥上,是被烧的通红的锋利刀刃,每走一步,都有巨大瘆人的尖叫声响起。 我的眼神渐渐的黯淡了下来,向前踱步走了过去,我入了十转轮回,只为能够再在凡尘寻她踪迹,却未曾想到,她终究是羽化为仙,爽了千年之前与我订下的约定。 当我踏上奈何桥,桥上的刀刃陡然消失了一般,我每走一步,原本漆黑的奈何桥便开出一朵雪白的净莲,这一刻,我感受到了,我正走向的,是所谓天界。 我没有回首,但是我知道,孟婆正站在奈何桥头,看着我不断向前走去的背影。 我来了,请你等我。我毅然决然的便走入了天界,可是我终究是不曾知道,当我踏入天界的那一刹那,孟婆走到血红的彼岸花海之中,突如其来的微风使得整个彼岸花海万般潮浪了起来,花香在整个冥界之中蔓延了开来。 她去了天界。孟婆笑道,眼泪却顺着长满皱纹的双颊滑落下来。 谢谢。彼岸花海之中,一句甜柔的声音在花潮之中响起。   我感受着天界之门被紧紧的关上,眼前,是无尽的云海,以及那涓涓盛放的天堂之花。 数百年以来,我寻遍了整个天界,都未曾再寻他的踪迹,后来的我,断却了七情六欲,入了仙籍,得了仙骨,成为了真正的天界上仙。 在一次偶然的事件之中,我再入冥界,才知道,当初的她,用剩下的阳寿,幻作奈何桥边的红色彼岸,守护了我千年,她看着我一次又一次的再入轮回,直到我踏上奈何桥的那一刹那,她用魂飞魄散的代价,替我打开了天界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