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寻求出版

李才豪诗集《温暖的叹息》寻求出版

来源: 作者: 更新时间:2018/11/1 0:00:00 浏览:1883 评论:0  [更多...]

书名 《温暖的叹息》 摘要
诗集《温暖的叹息》收录作者100首诗歌,写作时间跨度长达10年,完整清晰地记录作者的写作轨迹与写作风格的转变以及思想观念的变化。诗集很有层次感和立体感,无论是写作题材、写作风格还是思想观念,每个阶段都有变化:即早期的书写个人青春忧虑到中期的关注底层社会的艰辛与疼痛到近期的关于更为宽阔的宇宙生命与历史现实的思考。书名《温暖的历史》化用近期诗歌《父母带着孩子们穿过傍晚的草地》里的一句诗“呈现出了一种温暖的历史/仿佛已经多么遥远遥远/如现今的一声叹息”,作者力图以一种充满悖论又别具浪漫诗意的审视与思考视角,去呈现出历史现实的另一面——充满悖论又别具浪漫诗意的——一声“温暖的叹息”。
诗歌选读
父母带着孩子们穿过傍晚的草地   傍晚时分,他们一家五口子 从一条沥青路,穿进一片宽阔的草地 他们的小屋,坐落在不远处的前方 等待着归来的温热和人情 年轻的父母,牵着软糯的小手 好像在轻声诉说着什么 高于孩子们的草穗,在晚风中 任意摇摆,没有半点孤单 夕阳既不矫情也不残酷 播撒着最后的余温 夕阳使他们的剪影 呈现出了一种温暖的历史 仿佛已经多么遥远 遥远如现今的一声叹息     礼拜日   隔着一条狭窄的通道 他们租住在我的对面 如果不是下雨,又是大中午 或许我就会外出 骑上电动车到处瞎逛 我独自呆在我的房间里 有时滑动手机,随意翻看一些公众号 有时读一读书里的几页文字或者几首诗 实在读不下去 那就坐着,或躺着,发愣 把自己演成一出哑剧 仿佛时光早已死透 阳台上那棵廉价的嘉宝果 被雨淋湿,渗着水 由于隔音很差 对面,又传来了女人的叫床声 并伴随着啪啪的撞击声 我屏息凝神,倾听着那个男人 让所爱之人,发出的 打击乐般的欢叫声     父亲的红包   2016年的大年初一 该炒的菜炒了 该剁的肉剁了 该上盘的都上盘了 父亲、弟弟和我 三个男人围桌而坐 三个男人一言不发 三个男人各吃各的 没有了女主人 也没有儿孙绕膝 父亲突然拈出两个红包 分别推到我和弟弟面前 这是他平生第一次 给我们的过年红包 这是他头回代替女主人 给我们的红包     如今的拉布拉多   如今的拉布拉多,比以前更加听话 它被主人拉去做了绝育手术 还请专家进行驯化 它已经不会在半夜呜呜地怪叫 温顺而安静地呆在笼子里 主人吼叫着:坐下!它就坐下 主人没有叫它起来 它就不敢起来 主人又吼叫着:起来 它就蹭地一下站起来 主人牵着它走路 它摇着尾巴跟在后头 当主人停下,它也突然停下 它绝不会走在主人的前头 即使停下来 也是准确地停在主人的脚后跟 它现在真的很听话 已经长得越来越壮 浑身黑色的皮毛也越来越亮     八公山   1 冬天,八公山上,草木皆荒 所有绿色的士兵,落地,为尘 一个冒然闯入者,携带 一点点潮湿,踩响满山落叶   2 升仙台,我不知道是否出现过神仙 在我眼里,这是一座寂寞的空台 无声无息,如同满山光秃的树木 裸露山中,裸露在繁华的寂静之中   3 汉淮南王宫,早已人去楼空 一个尼姑静坐于宫中一隅 静坐于漫山连天的荒凉 表情木然,杜绝人间烟火   4 冬天的八公山,是一座荒凉之城 我只是一个闯入者,穿来梭去 匍匐于触目惊心的荒凉之美 一场雾气悄悄蹑脚而来     从阳台到坟墓   从六楼阳台往下看 那座山脚下的坟墓历历在目 它旁边越冬的树木 都已开始长出了新芽   中午时分,扫墓人来到这里 坟墓上便添了一层新鲜的泥土 红烛闪耀,檀香缭绕 爆竹声声,一切看起来很热闹   现在夜色近在眼前 当我再次从高处向下俯瞰 我只看到山岭模糊的轮廓 以及一片无声无息的漆黑     黄昏的公园   黄昏已渐渐溶解,蔓延 入秋的公园里 来过的人,又已离去 那些飘落的梧桐叶 在昏暗中静静地倾听 还有多少甜蜜和隐私的话语 其中,几声鸟鸣,暴露了 一对头发披霜的老夫妻 他们犹如两枚粘花糕 紧紧挨粘在一把长椅上 老婆子的头紧靠着老头子的肩膀 老头子的右手抱着老婆子的头 他偶尔还亲了一下她的脸 其中,还有一名曾经 被爱情的沙砾弄疼眼睛的青年 独自坐在另一把长椅上 泪水,差一点就夺眶而出     一个人来到海边   走进这片松树林,海浪的音响便迎了过来 再沿着小沙路往前走,穿过松树林 南海便赫然起伏在眼前 海中的大洲岛隐约可见,可以想象,那些金丝燕 正悠旋于低空,浅吟轻咏 大海粼光闪闪,有鱼跃出海面 此刻,拒绝回忆,拒绝叹息 也不必多想,该抛弃的抛弃一边 海风摇晃着松树林,现在,只要伸开双臂 闭上眼睛,深呼吸,仿佛就会凌空而起     与一头霸王龙一起散步   在一个醒来的早晨 你知道的 一切都是新的 我们一起出来散步 一左一右 一庞然一微小 并肩行走于大街小巷 与一头霸王龙 一起散步 并不奇怪 也不恐怖 更不用担心 会被车,撞死 其间,霸王龙 给我讲了一个笑话 还一脸羞涩 谈起了他的恋爱史 并向遇到的每一个生命 一一握手
诗人简介
李才豪,亦称阿豪。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世界是无解的。1987年生于海南万宁一个沿海村庄。作品发表于《海拔》《诗歌月刊》《诗林》《黄河文学》《青年文学》《中国诗歌》《天涯》《核诗歌:中国1978——1989年出生诗人编年大展》《海南建省25周年作品选蓝色的风》《十年诗选:2000——2010》等刊物和选本。现居海口。
联系方式 联系电话:137075585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