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原创作品

森森诗十首

来源: 作者:陈林海 更新时间:2018/11/5 0:00:00 浏览:863 评论:0  [更多...]
地下铁   秋日很旧了 下午的阳光显得老气横秋,到哪都依偎 院子荒芜,长不出蔬菜,飞不来蝴蝶 这脱漆的旧地,更多的是静 让我想驱逐灰尘,以及咖啡香气 多么期待有一场秋雨到来,打破你的眼神 辨认我的脚步   是的,我喜欢乘坐地下铁过来 这从地下取出的路 避开繁杂,拥挤。一堆铁,奔跑的铁 让我拥有了遁地之术,让我 在泥土里看不见泥土 在黑暗中看不见黑喑     路上的叶子   车子一过 路面上的叶子就奔跑起来 追逐的脚步,还是赶不上急驰的汽车 又停下来,等待后面另一辆经过 如此这般,没有泄气,直到最后身心俱碎 我站在路边,看着无休止的反复飞舞 旧的叶子不知所踪后 新的叶子又从树上飘下来 这些没有灵魂的欢娱,无声无息,没被注意 当一辆又一辆车辗压过去,一次又一次地 压疼的,竟然是我的神经     苦楝树   很小的时候 我就认识了苦楝树,它像我善良的邻居 在房前屋后,村边路旁,随处可见 一幅君子相,文质彬彬 春天它开出淡紫色的花,冬天掉光了叶子 在长夏短冬的绿岛上,仿佛独占寒气 它结出的一串串苦涩的果实 悬在枝头,无人问津,成了孩童的战斗武器 在故乡,隔些年就会增加一些苦楝树桩 像闲置的座位,空荡荡的老屋 木然呆在原地,而枝叶已化作柴火 躯干登堂入室,成床,成柜,成桌,成椅 这些散落在乡间的苦楝树 长着一双无形的脚,一生在不停地奔跑 向着土地,向着天空,向着房屋 终于闯进了人间     期待一场雨 ——在西南联大旧址   我到来的时候 雨已经停止了,没有风声,与我一样的访者 脚步缓慢,轻声细语 生怕地方太小,还未细嚼,就已走完 生怕声音太大,打扰了安静的灵魂 此时,站在教室里 我多么期待一场大雨从天而降 戴眼镜的教授,或长袍宽袖,或西装革履 他们挥舞的手臂,慷慨激昂的言辞戈然而止 停课听雨,铁皮屋顶,噼里啪啦 这自然的音乐多么美妙,从窗口向外张望 绿色、清新,水珠在草叶上跳跃 兴许还能听到蛙鸣,这久违的依恋 让信仰与坚守更加坚定 让炮火,呐喊,绝望,侵略,贫穷与落后 被阻隔在雷声之外,这短暂的纯粹 心灵的宁静,随着雨声的停止 纷纷落下,消失在师生们奔走的身影里 直到现在,还能清晰看见     谒未名湖不遇   我穿了大半个中国的俗身 终究不能越过人为的藩篱,相距不足三百米 回首,不遇。未名湖就在那里   其实我想见的,也不是现在的水 它的宽窄,清浊,冷热,或者风景如画 却似一个与我平行的存在   而很久以前,我已抄了近路,进了燕园 领路的是,一个个凑在一起的 汉字,光影,还有呐喊   它们拼凑成著作,诗歌,纲领,史书和学说 一个世纪以来,陆续散落进湖里 像阳光的碎片,成了灵魂   这不朽的灵魂呀,或长袍马褂,或西装革履 他们举着未名湖的镜子,迈开步伐 把烽火踩在脚下   谒未名湖不遇,我转身,进了寻常巷陌 此时秋高气爽,天空湛蓝 几只麻雀在核桃树上跳来跳去     砍香蕉记   秋日里,父亲带我去砍香蕉 田野的风来回穿梭,传递着收获的喜悦 一次又一次地,撞酥我的腰身 只见父亲手起刀落,一穗香蕉迅速离开树体 歪歪斜斜地倒入我怀中,再手起刀落 笔直的香蕉茎杆被拦腰斩断 刚刚还是挂果累累,体态婀娜 瞬间却身首异处 我知道,每一棵香蕉树,一生只能结一次果 取果之日,便是砍树之时,新的香蕉树 会从旧根部长出来,循环这种宿命 望着横躺的蕉杆汨汨流出的泪水 我真想把满园的香蕉,甚至天下的香蕉 全部都赶入深山,永远不要 到人间来     蕨类植物   偶然看到晃动的绿 让我先是惊讶,再是惊喜,而后心痛 在十四楼的墙外,有几株蕨类植物 从水泥缝里长出来,羞答答地爬上我家窗台 它们栉风沐雨,生机盎然 这让我想起多年前的一个暑期,在乡下 每当我在房间里读书、写字 总会有一个小女孩趴在窗台外,不声不响 她衣着简陋,扑闪着一双大眼睛 我从她的呼吸里,感觉她的到来和离开 如今这些蕨类植物,让我看到那个小女孩 在某一段时间里,我们偶尔相望 心生怀想,却各自过着 互不相干的生活     上苍山        白云降到了半山腰 就再也无心向下,甘当一条绕肩的素带 二月的雪也是,白了苍山的额头 却不肯融化为水,浇灌草木 我骑上高头大马,踩茶马古道,上苍山 路途坎坷,松涛阵阵,偶有鸟鸣 回望时,却见大理古城匍匐在地,洱海平静 人间太低,纷争与流年尽纳眼底 而此处,山林幽静,阳光如纱 松果一落千年     故乡的小镇   小镇傍水,许多年前 乘船是进城的主要途径,码头上人来人往 上窜下跳的小毛孩,有时又会在 自行车修理铺,捡胶圈轮毂,当玩具 一所中学在小镇边缘,被一片水田围着 农忙时,学生们种进田野   如今回到小镇,新旧情景让我零乱 渡口里船已易舟,空得寂寞 旧桥头的限宽石墩像残落的牙齿,漏了时光 站在桥上,我迎风抚栏,碧波拍打着岸 就像我摇起船桨,拉着小镇 慢慢划向远方     石斛兰   书房里的石斛兰 开着粉红色的花,从夏天一直开到秋天 一朵接着一朵,从未停歇 它们在绿叶间亭亭玉立,白里透红 平日里嘟着嘴 风一来,就不停地摆动 仿佛多年前我们家的小姑娘 坐在地板上独自玩耍,偶尔会抬起头 冲我们咯咯笑